彼岸雪色

当你死后(楚/方/原)

好吧,元旦应该来点甜的,可我就是按耐不住我想发刀的心。

私设女侠不喜欢喝酒。




楚留香来看你了,带了好酒好菜。他席地而坐,为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
你是为了救张洁洁而死的。

楚留香还记得,那时你身受重伤,靠在他怀里,气若游丝。他俯身下去,只听见你低低的说,“香帅,我想去长白,咳!”你一阵咳嗽。“好。”楚留香说,你一向喜欢雪,本来楚留香就与你约好待解决完麻衣圣教的事情,就一同去长白赏雪。

“香帅,勿忘了我不喜饮酒。”你挤出一个笑容,“到时你不必饮酒。”你点点头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。却已发不出声了。

你到底,想说什么呢?

楚留香一口饮尽杯中酒,又倒了一杯。

风雪渐大,楚留香也有些醉了。他把头靠在你的碑上,喃喃地问:“你到底,还想说什么呢?”不知再问你,还是再问自己。

带来的酒坛都空了,楚留香喝完杯中的酒,又倒了一杯,他似被什么摄去了心神,又或许是他真的醉了。酒坛里的酒已经没了,楚留香却恍若不知。

他看见你靠在他怀里,说,“香帅,珍重!”




方思明有时会邀你饮酒赏月。

正如现在他提着两坛酒,熟门熟路上了房顶。

你不善饮酒,又不多话,所以你们两个相处时总是十分尴尬,而你们却不这么觉得,只是一同看看月,吹吹风,一夜就快过去了。

方思明有时会讲一点自己的近况,那时你会抱着一个酒坛子,静静地坐在房顶,也不说话,只是听他说。

你是为了帮他争夺万圣阁阁主之位而死的。

方思明一手拍开封口,灌了一大口酒,说起了他身为阁主做的一些事。他的声音散在风里。

方思明恍惚觉得,你好像还在一旁,抱着没喝几口的酒坛子,静静看着他,听他说话。

好像和以前,也没有什么不一样。他想。




这是楚留香去蝙蝠岛的第十个年头。

原随云坐在小院里,桌上摆了一壶酒,他就坐在桌旁,一杯又一杯喝。

你是为了救他而死的。

那是你带原随云逃亡的第三个年头。追杀你们的追兵仿佛无穷无尽。不过你受了重伤,根本无法带原随云逃走。

你们在一个山洞内休息,你说:“放心,你一定可以活下去的。”原随云平静地说:“你我现在根本逃不掉。”“不!”你斩钉截铁,“你一定会活下去的。”你是那样自信,原随云有些动容,却很快压下去了。“怎么逃。”原随云问。

“我出去引来她们,你不要乱动。”“可我们有两个人。”原随云说,“到时摔下万丈悬崖,他们总不可能看脸来分辨。”

原随云没有说话,他们中,有一个人必须死,否则这就是一场死局。

不过,你平时最是善良,竟愿意为了他去残杀一个无辜的人。

原随云站起身,一口饮尽杯中残酒,拿起桌上的另一个杯子,向院中一片被阴影所遮的地方洒去。那赫然是一座墓碑。

当年他未曾找到你的尸首,只能为你修一座衣冠冢。

原随云将杯中的液体洒在坟头,低低的说了一句,“是茶,不是酒。”


原谅我文笔不好,第一次写